当前位置: 主页 > 经典文章 > 心情日记 >

一不小心,逛了一回央视

作者: admin 来源: 经典美文网 发表于: 2019-06-16 06:08

   有些事情虽然过去很久,现在回想起来却依然有趣,那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碰巧逛了一回央视,算是圆了我多年的。

   那是年月的事了,至今已有个年头。当时我还在企业的宣传部门工作。企业下属有个劳动服务公司,当时生产了一种新产品氯化锌,由于是新产品,没有品牌,销路不是怎么好。

   记得当时这个公司的通讯员叫章国良,他见我在企业报社工作,恳请我想想办法,我说,那最多是我在报纸上给你多宣传宣传罗,但是,企业报毕竟发行量小,要扩大产品的影响还得另辟蹊径。

   我们行业有一份全国性的报纸叫《中国有色金属报》,劳动服务公司领导请求宣传部门能否为他们产品做做宣传,在《中国有色金属报》上发些。当时,我记得氯化锌产品确实荣获了各种奖励,而且还销往东南亚各国,并得到用户好评,质量也相当不错,可就是“酒香也怕巷子深”,销路还是打不开。

   工厂电视台为氯化锌产品拍了一个宣传片,在厂内也播放了几次,看到拍的那个片子,劳动服务公司领导突发奇想,想把它送到中央电视台去播发,扩大影响,而且也找到了我们。

   宣传部门李部长有一个在央视《经济半小时》当记者,领导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要我和章国良一起去北京,直接找刘晓萍(就是上面讲到的那个央视记者,李部长的朋友),求她想想办法。

   我当时好矛盾的,一个小小的劳动服务公司,生产的一个小小的产品,开口就要上央视,谈何容易啊!但既是组织安排,加上劳动服务公司领导殷殷期待,不好负了人家的一腔期望,于是我们领命去了北京。

   当时我们工厂在北京有个接待站,我们来到北京后,就在接待站给刘晓萍打电话,几次都没有接通,厂里边也几次来电话询问,我都有些急了。

   又是一个周一的早上,刚刚点半,我又拨通了刘晓萍办公室电话,居然有人接听了。

   “你好,请问刘晓萍刘记者在吗?”我操作长沙塑料普通话客气地问。

   “哦,在啊,我就是,你是哪位?”接电话的正是我们要找的刘晓萍。

   “呵呵,刘记者啊,我们是湖南来的,我们宣传部李部长给你带来一封信,要我们捎给你,又不知道你有不有?”我尽量作谦虚状。

   “这样啊,老乡来啦,欢迎欢迎……”刘晓萍是邵阳人,到北京了,我们当然都是老乡了。

   “这样吧,明天下午三点,你们坐地铁在军博下,我在地铁口等你们,我手拿一本《读者文摘》,我们就在那碰面。”到底是记者,刘晓萍一下就安排好了我们的接头方式和地点,我高兴地应允了。

   第二天下午,我们很快和刘晓萍记者碰面了,她待人很热情,邀请我们去她家做客,我和小章商量一下,去超市买了一些礼品算是见面礼吧,随刘记者一起到了她的家。

   按我们想象,能够当上中央电视台记者,那家里一定怎样豪华的,其实不然,刘记者家与普通人家毫无二致,可能是两口子(她在《人民日报》当记者)都忙吧,两个人住的两居室也显得空荡荡的,床、沙发、大立柜,外加四五把椅子之外,就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了。她热情地拿出日本富士山产的红梨给我们吃,还给我们聊一些国外采访的趣闻。当她弄明白我们的来由以后,就直言不讳地给我们说了:

   按说像你们这类边缘广告的录像新闻,到广告部播出,秒收费不会低于元。不过,你们也实在是来得太凑巧了,下周我当班,就将这篇录像带作为经济新闻播出吧,你们那劳动服务公司都是集体单位,经济效益也不好,这个事你们就放心吧。

   听刘记者这一说,我们高兴得连声说谢谢。

   接下来,刘记者告诉我们下周一一准播出,让我们放心回去好了。

   我说,刘记者啊,我们得等到这篇新闻播出后才能回去的,这事真麻烦你了。

   那好啊,你们也好在北京多玩几天吧,那你们还有什么要求呢?刘记者问我。

   我说,别的要求没有,就想好好参观一下中央电视台。

   刘记者看着我笑了,她说你这要求不低啊,许多省台台长来送新闻,一般都在央视门口接待一下就打道回府了,你们可好,还好好参观一下……

   我和小章相互看了一眼,心里直打鼓,还不知道刘记者会怎样答复我们。

   “这样吧,你们来一趟也不容易,谁叫我们是老乡呢,那你们明天上午十时整来电视台,给我电话,我下来接你们。人不能太多啊!”刘记者痛快地答应我们了。

   回到接待站,我们两人偷着乐了好一阵子,便立即把电话挂到株洲,告诉工厂里中央电视台某月某日某时某刻将播发我厂氯化锌产品走向世界的新闻。工厂里在广播站和电视里立即播发,要求各单位组织职工收看。那阵势,就像过节一样。职工们备受鼓舞,我们厂还真了不起呢,连中央电视台都播我们的新闻了。劳动服务公司领导更是乐得找不着北了,不断夸奖我们会办事,叫我们回来不要坐火车了,飞回来,单位报销……

   由于心里太高兴,我们到底还是把第二天去央视参观的消息透露出去了。当时在北京办事处有我们单位十多个人,有几个人还跟我关系很好的,他们闻讯就找到我们,央求跟我们一起去央视参观,我被他们缠得没有办法,答应了几个人的要求,第二天,当刘晓萍记者来到央视门口接我们时,她傻眼了,我们一共竟然来了八个人……

   进央视参观手续相当繁琐,除了查验身份证以外,每人都要当场拍照,然后将照片输入电脑,经相关处理,一个印有你的头像的金属准行证便被制作出来,你必须佩戴这种印有你个人资料的准行证,才能得以进得那张识别你的头像的金属门,另外,你还得有央视内部的人引领,才能进入央视大楼。就这样,我们在央视门前足足忙了一个多小时,看到那些想进去参观却无从入门的人一个个不舍地离去,我们八个人喜滋滋地随着刘记者进入了我们渴望已久的央视大楼。平时在电视里我最爱看央视的《综艺大观》等节目了,今天要一睹其风采,我们一个个都显得非常激动……

   我和章国良抓住时机,以央视大楼为背景,赶紧照了几张相,心里想的是回去可以在同事面前炫耀一番了,可惜的是,这些照片都没有好好保存下来,仅有的这一张质量也不是很好了……

   刘记者跟我说,央视一共楼,经济半小时在楼,我们今天就到楼,然后从楼往下参观。

   我说,刘记者你考虑得太周到了,真不知怎么谢谢你,欢迎你到我们工厂来做客(其实我也知道,作为中央台记者,他们一天到晚都很忙,到株洲来只怕是无暇顾及的,但我又不好说别的啊!)。

   没想到的是,堂堂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办公室除了规模比我们报社大,办公室内的摆设和我们报社差不多,最有趣的是,桌子上到处堆的是稿件,难怪有人说文人不修边幅,我来到一张盖有玻璃板的桌子前,见玻璃板下面压着好多信封,大多是香港邮寄过来的,刘记者告诉我,这是央视名嘴杜宪的办公桌,杜宪走后,桌子一直没有收上去。我记得杜宪这个人,她是在年央视的,听说现在到处请她,她都不露面,也可以算得上是国内外有影响的名人呢。杜宪的陈道明也是影视界很有影响的人物

   刘记者带着我们参观了《综艺大观》演出现场,我发现,在电视里看到的那么多漂亮的布景,原来全部是纸扎出来的,又经济又漂亮,给人的视觉印象极好。在楼到楼转角处,一个很魁梧的男子汉的背影引起我的注意,刘记者笑着说,那就是你们印象特别深的央视名嘴赵忠祥啊,我没看清他的正面,如果现在遇上这样的事,少不得上前打个招呼,甚至来张合影啊,那时的人还比较胆小怕事。后来,我们从楼一直到楼,看了体育频道、教育频道、文艺频道等许多节目现场,真真正正见识了我们国家最高电视机关的内部构成,特别是《新闻联播节目》现场,给人印象极深,半个小时的新闻节目,准备工作至少要十个半个小时,从组稿、编排到三级审核,层层把关,层层编改,这其中蕴含了多少人的心血和辛劳啊,这是我们所不了解的。

   中午时分,参观结束了,我们告别了刘记者,满怀感慨回到了办事处。

   后来在北京玩的几天,就是为了央视播放我厂氯化锌产品走向世界的那个节目,这其中,我们也到了《中国有色金属报》社,一版编辑已答应刊载我们所带的关于氯化锌产品走向世界的那篇稿件。

   我们等待的时刻终于来到了,第二周周一的下午时分,央视《经济半小时》节目准时开播,其中播发的一条《湖南株洲YL厂氯化锌产品走向世界》正是我们所期待的那篇电视录像稿件;当天,《中国有色金属报》也在一版显著位置刊登了这条新闻,我们十五天的北京之行终于取得圆满结果。

   一件看起来似乎难以办到的事,由于天时地利人和我们办成了。现在看来,当时萦绕在我心中的那一股成就感,竟让我久久难以忘怀……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文中所有人名都做了变动)

'); } function is_weixin(){ var ua = 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 if(ua.match(/MicroMessenger/i)=="micromessenger") { return true; } else { return false; } } 分类推荐: 捕鱼文章 愿望文章 我要文章